不在
ins: bambi_uneifle

萊斯特的房間

(記一下之前夢見的故事)


萊斯特 Lester之前畫過

造夢人,白色房間諾斯費利亞之主。

夢中見過他的人會遭遇不測,為他所愛的人會被酷刑折磨。

不知是真正存在的還是大人們為了哄孩子虛造的。

出現在夢中的長廊,伴隨著黑白的管弦樂團,像狂歡節時的樂隊一樣從走廊中的門中交錯穿行。

他出現的時候會伴隨著廢舊機器拖行的尖銳聲音,但是又很像各種樂器混雜在一起的聲音。行走的姿勢就像年邁的老人,但擁有十分年輕的面孔。穿著黑白雙面的斗篷,黑色面仿佛能吞噬一切,白色面很灰暗,像是鋪了一層粉末,會隨著走路的動作抖落灰白色的粉末。

戴著釘在頭骨裡的皇冠,有一根鵝頭的拐杖。有時候穿著衣服,有時候露出底下黑色的骨頭。

一直在折磨“我”。


???(夢中的發音是模糊不清的)

萊斯特的妻子,看上去大概有兩米多高,十分駭人的怪物。

長得像18 9世紀的法國貴族,豎著高聳的頭髮,整個臉呈現著一種血肉模糊的狀態,有鐵環從她的臉上穿出,形成一個燈籠的骨架狀。

白色房間裡面唯一一個擁有顏色的人(紅色)。

用一種高昂的聲調講話,總是趾高氣昂地指責他人。

她出現在房間的任何地方,但是又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。

萊斯特的臥室(可能)裡面有一張她巨大的肖像。

面目猙獰,令人感到恐懼。

她出現的時候,萊斯特就會停止折磨“我”。接著退避到黑暗之中,而她則緊跟著走進黑暗,黑暗也變成了血染的紅色。


露娜 Lunar

藏品之一——睡夢中被燒死的孩子。蠟燭男孩的創造者。

出現在萊斯特的藏館裡面,沉睡在玻璃櫃中。玻璃櫃下面用莫名其妙的文字寫著兒歌(記得不太清楚了):

露娜是個嗜睡的孩子

一天早上

她認識了羅斯、可可、莉莉

多麼開心啊

她們成為了朋友

但是一覺醒來

羅斯、可可、莉莉都死了

“天哪,我睡得太久了!”露娜哭了起來

露娜是個寂寞的孩子

她想要長久的朋友

但最終大家都離去

可憐的露娜孤獨地睡著了

長著及地的黑色捲髮,穿著白色的睡裙,上面有被灼燒過的痕跡。

捧著睡眠香薰在長廊裡面跑來跑去,製造出咚咚的噪音。但是回到藏館以後她卻還睡在玻璃櫃裡面。會跟在“我”身後,發出嘻嘻的笑聲,但回頭也不會找到,她只藏在月光下的影子裡。

仿佛是萊斯特女兒一般的存在,常看見她與萊斯特的遊行隊伍一起出現。

被她給嚇醒了


蠟燭男孩 Candle Boy

藏品之一——人造男孩。心地善良的孩子。

被露娜創造出來的幻想朋友,兩人總是手牽手一起出現。身體是白色石蠟做成的空殼,脆弱無比。四肢由燈芯連接,在胸腔打成巨大的結。他的胸腔是鏤空的,能夠打開來,往裡面點火。

火被露娜藏起來了,“我”從各種房間裡面找到了一個Zippo打火機(期間死了無數次),然後才能把他點燃。

只能在燈芯燃燒的時候活動(其他時候是一動不動的男孩雕像),燃燒會使他變得柔軟,但也因此,燃燒時間過久會讓他融化,最後死亡。

為了幫助“我”,一直燃燒著體內的燈芯,在通往現實的門前融化成白色的一灘燭液。(然後露娜站在那灘燭液前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慘叫)


黑色樂隊

萊斯特的遊行樂隊。

都穿著馬戲團演員般的裝束,十分滑稽地吹奏著可怕的曲子。聽上去就像喪歌一樣無精打采。


白色房間諾斯費利亞

臥室——藏館——長廊————各種各樣的房間

臥室裡面只有一個座椅,座椅後的墻面上掛著一幅巨大的肖像畫


無論怎麼向前走,“我”都是在原地踏步,唯一的選擇只能朝後轉身,然後再轉回來的時候就會變成藏館。

藏館裡面擺著萊斯特的藏品,只有一個很小的門,只有趴下才能鑽過去。但是在鑽過去之後又會變成很大的門,可是鎖上了打不開。

長廊的地板和墻面都是白色,而門板和天花板是黑色(實際上每個房間的裝潢都是這樣的)。門板是畸形地排列在墻面上的,有的甚至在地面。

萊斯特從各種門中交錯著穿行,偶爾會突然出現在“我”面前。

印象很深刻的一個房間:透過門縫看,整個房間裡面都是全黑色的,中間只有一小片白色的圓弧狀地板。手術台擺在上面,上面有很柔軟的枕頭。但是一旦進去了,就會躺在手術台上,然後玫瑰金色的輪擺就會從天而降,實際上比較像電鋸。萊斯特站在手術台的旁邊,握住連接在手術台旁的旋轉把手,隨著搖動的速度,輪擺以緩慢地速度從高空降落下來,并伴隨著八音盒的音樂,很慢地從上面把“我”開膛破肚。印象中是非常痛的。一直到“我”整個人都被劈成兩半,意識突然又移到了臥室,然後一切都重新開始了。

---

別的不太記得了。

感覺做成恐怖遊戲應該會很好玩……但也只能想想。裡面的場景和人物都會接著畫出來。

评论(4)
热度(63)
  1. 尾生的等待苏路子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Leave me nowLeave me now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Lacrymal&Paradise

© 苏路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